硅谷印度CEO: 风险厌恶下的创新和精进停滞

最近这两天 Google CEO 劈柴老哥被爆料, 在他的精明管理下, 公司的业绩年年爬升, 但是由于风险厌恶的管理模式, 导致很多研发成果被「雪藏」, 被人认为可能不适合这个职位.
事实上 Google 的 R&D 开销并不小于微软乃至亚马逊, 但是近几年看 Google 的中高层流失严重, 除了早年的 Andy Rubin 跑路自立门户之外, 还有在 Pixel 影像团队做出了突出贡献的 Marc Levoy 选择跑路 Apple. 这说明 Google 对待创新提供的资源不足.
本来 Pixel 2 成为了一款突破性的产品, 但是最近几年我们看到 Google 在 Android 的创新越来越少, Chromebook 也更像是守财奴式样的发展.
类似的问题同样存在于 Microsoft, Ballmer 激进的「创新」留下一大摊烂摊子, 而现在微软的增长很大程度上靠的是 Azure 和 Microsoft 365. Windows 和 Xbox 面对当下的竞争对手显然优势不大, 甚至 Win 11 开始向 Vista 那样大量借鉴 macOS 的设计元素和理念, 这样的操作可以是在撤销 Windows 8 时代的所有改变.
想要获得增长, 就离不开:

  • Innovation 创新: 消费者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 准备好一个有背景故事的产品给他们, 那就开创了一个新市场
  • Refinement 精进: 消费者总是有希望拿到比当前更好的产品, 所以能持续改进总不会犯错

显然 Google 和 Microsoft 在消费市场无法做出可积累的创新和改进是很危险的信号. 原因是基础的设计不够可靠, 导致后续的改进无法进行 , 而设计基础的不可靠意味着当下的版本必然存在问题, 所以就会出现「折线波动」的状态, 而未来的势头比起 Apple 必然是下降的.
即便 Apple 今年的创新略有放缓, 但是由于改进仍然在继续, 内部创新的积累极为深厚, 等到年底完全复工, 一些新特性就会在子版本中释放出来.
而 AMD 的的翻身一方面靠 TSMC 玩创新, 另外就是 AMD 的持续改进卓有成效. 但显然, AMD 并不像 Apple 那样更接近消费者, 所以即便当下产品有了不少优势, 在公司体量上仍然是小于 Intel 和 Nvidia.
而显然在用户软件上的竞争, MS 和 Google 已经彻底掉队. 如果未来有一天 SwiftUI 成为了一种 Web 替代品(比如现在的 AppClip)去承载业务和内容, 那么可能未来 Apple 主导的 AR 世界可能就会让 SwiftUI 成为 AR 交互的第一公民.
更麻烦的是以当下 Google 的创新号召力, 在 AR 领域的竞争会被 Apple Winner take all(其实手表可穿戴已经是这种情况, 毕竟不能拿国产某些高通表当回事, 至于某些手环级别的手表也没啥意思, 儿童手表更是没有出路的红海,).
另外桌面生态市场, Apple 目前的增长非常稳固, 除了 2020 让 Chromebook 稀释了份额, 但是从宏观看, M1 已经让 Intel 严重失血. 而 Chromebook/Android Tablet 是缺乏长期软件和服务收益的一锤子买卖, 过了 COVID 很快就会快速下滑, 再等到 M1X 出现后就可以看到 $2000 的专业笔记本市场会被 Apple 吃掉超过 100% 利润(你没看错, 字面意思就是其他厂家的研发投入会打水漂).
未来的科技市场竞争可能会非常无聊, 可能海外讨论更多的是 TV+ 和 Netflix 之类的内容平台竞争, 就像上个世纪 TVB vs 亚视 那样.
点击此帮助维持本站点: Apple TV 4K(京东), 你在京东的任何购买行为, 都会为本站点带来经济帮助

Luv Letter

變幻莫測之物, 未曾改變之物.

Subscribe to Luv's Shelf

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

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