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iPod 到 Apple Music 时代

对于很多 90 后来说,第一款接触的 Apple 设备通常不是 Mac,iPhone 或是 iPad,而是 iPod。

我初中毕业的时候买了一只 iPod nano 6 和一只对应的表带。当时我的目的很简单:

  • 满足听歌的需求
  • 优秀的续航和便携性
  • 查看时间
  • 与 iTunes 协作

iPod 的体验令我至今印象深刻。长按线控触发的 VoiceOver 能让我在床上方便的进行 播放,暂停,快进快退等操作,以及播报当前歌曲名和切换播放列表;内置 Nike+ 算是最早的计步器;Voice Memo 录下不少瞬间;内置的图库甚至能用来看小说。假如移动互联网没有普及的话,这样的设备仍然能有很多受众吧。在上高中的日子里,iPod 的音乐给我的生活增添了许多慰藉,这是我所感激的。

在 WWDC 的登场视频 APPOCALYPSE中,那位使用 iPod 的员工的失误导致了全世界人民退回到了没有 App Store 的时代,其中的人们充满了绝望,开始了辐射式的开荒。然而不禁想想,在 2007 年 iPhone 诞生之前,人们出行往往就是 iPod + 手机 + 钱包 + 钥匙。iPod 在当时是听音乐和看视频的首选之一。

然而随着 iPod nano 和 iPod shuffle 的退市,Apple 的产品线已经没有了纯粹的音乐播放器。前些天摸了下朋友的 iPod nano 6,又感觉到纯粹为音乐设计的交互的那种神奇感,好比说一瞬间你就想立刻开始 shuffle 的冲动;这种感觉有点类似于 Kindle,拿到手的一瞬间就感觉能立刻开始阅读一样。这种体验式是 iPhone 难以带来的。

在今天,Apple 告诉你的是,你应该订阅他们的 Apple Music,然后在你的 iOS Device 上的 App Store 登陆这个 Apple ID。然后你就能开启整个 iCloud Music Library。是的,作为中国大陆的学生用 ¥5 能开启这样的服务很不错,Apple Music 也有很多亮点,比如能为本地歌曲匹配正确的专辑图片,ID 和歌词。但是,如果说在 macOS 的 iTunes 登陆国区账户能够接受的话。Home Sharing 并不能从别的设备上播放来自 Apple Music 的歌曲。此外 Apple Music 的区域政策非常复杂,比如一首日语歌的名称会被换成英文翻译;在日区不少歌曲还是单曲收费制;在国区不能观看 Live Video,以及像国外 Music 订阅者能看到的 Planet of the Apps。

Apple Music 在线体验不尽如人意,离线体验更糟糕。本地体验虽说可以通过 matching 获得歌词,但是区区 256kbps aac 实在让人没有动力删除本地的 lossless 曲目。同时 iCloud Music Library 导致用户丢失音乐数据在 forum 上并不少见。对于传统 iPod 用户,你无法将从 Apple Music 的曲目传输到 iPod 上。

所以我和很多人一样拒绝在 iOS Devices 上使用 Apple Music。Android 上的 Apple Music 几乎没有限制,而且 Android 设备普遍存储空间比 iOS 设备大得多;再考虑到 Android 主流音频硬件设计已经不逊于 iPhone,并且还有 3.5mm 耳机接口,总体来看在 Android 上使用 Music 要比亲儿子 iPhone 方便的多。

在使用 iPhone,Watch 或者是 Mac 聆听音乐时,AirPods 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双击触发的 Siri 很糟糕。Siri 在断网的时候就明确告诉你不可用,也不会切换到本地可用的的 voice control。虽然 iOS 11 的 Siri 可以回答很多关于正在播放曲目的问题,但是尴尬的是,如果你要让 Siri 播放具体那个歌曲,当前的识别率还不是特别理想;播放一个播放列表也完全取决于你在本地做的整理工作,Siri 不会告诉你你有哪些播放列表。特别恼人的是,由于切换到 Siri 会改变传输的音频编码,你可能会听到非常糟糕的声音,甚至会持续到你停止播放。iOS 11 中可以改变 AirPods 左右边双击触发的操作,比如让左耳改变播放状态,右耳启动 Siri。但是,相比线控还是不方便和可靠。特别是在英文下让 Siri 设置音量都可能要一点运气。我想这个操作在中文 Siri 下还要糟糕。

iPhone 的出现确实让低端播放器,DC,导航仪还有电子书逐渐消亡,但也意味着专业级的解决方案还在向前迈步。Apple Music 的订阅制确实方便了不少用户,但是其缺点也让那些有更高要求的用户使用别的解决方案。我想随着 LTE 的更加普及,现在大的趋势不是让手机装更强大的 App 配备更强大的平台,毕竟功能越多意味着可靠性的下降,从国内音乐 App 到处的广告可以可见一斑。

所以纯粹的音乐播放器不会消亡,只会变得更好。就像最近 Spotify 推出了一款类似于 iPod shuffle 的播放器。在今天,22 元一个月可以获得 Bilibili 免流,500M 1元省内,2元全国的 LTE 网络套餐,这证明 LTE 有着承载大量媒体内容的能力。而我希望看到未来有一款支持 LTE 的便携播放器,充足的内部存储空间,出色的硬件,和手机望尘莫及的续航能力;内容上支持 iTunes,Spotify,SoundCloud等在线平台。显然从今天的角度看 Apple Music 的生态并不让人满意,而 iOS 又限制第三方 App 访问 local library。

既然今天 Kindle 和 Nintendo Switch 的生态能存在,那显然对于众多音乐平台来说,这样专门为音乐播放而设计的硬件和软件也必然又存在的意义。可惜的是 Apple 只推出了 HomePod,且不能指望 Apple 将 iPod Touch 打造为带有 LTE 网络功能的专用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