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学的生活一点想法

开学已经快过去十天,虽然正式的学习还没开始,但恐怕也是时候去思考接下来怎么学习了。

开学的时候大概经过了如下事情

1.校科协、学生会、ACM 校队、社团招新
2.各个学院下面的组织的招新
3.各种面试
4.选课

然后我脑补了下: 这特么不就是人家玩剩的东西么!

确实,当我还在高中在学生会搬砖、在社团实验室里干活的时候,别的同学不是埋头书本、就是在睡觉。

这尚且是沿海较好高中的景象,可以想象内地的高中时如何了。

曾经和 James 讨论过,我说,大学生活最可怕的事情是找不到事情做;他说,是一群人找不到事情做。他理解问题总是能更为深刻。

我认为,那些所谓社团活动并不能弥补无所事事的那种闲散。无非还是 搬砖! 搬砖! 搬砖! 顺带感受下学校里的食物链: 领导吃老师、老师吃学长、学长吃学弟。时间更多的被浪费在无聊的政治决定和搬砖上。

所以大学不要让别人找你,就像我不能向任何一个人保证随叫随到,这是我的自由。这不是 prison ,或者是军事化管理的中学。学会找到事情做事非常重要的。

大一这一年,我知道有很多基础要打,譬如数学英语,包括 C/JAVA 的语法要能够熟练运用,也要能自己撸 Bash ,艹艹系统,写写 WEB 相关。

所以我对于 ACM 的态度是:为时过早,堪比奥数。

因此,把 ACM 比作当今的大学奥数真的是不为过。各种 zero-basis 的小白在谈,啊今天笔试了,啊今天面试了。

我承认 ACM 确实需要点智商和天赋,对学生拓展思维也有帮助。然而在当今的功利化背景下,ACM 俨然就是奥数的翻版,就像是当年寻找鸡兔同笼题型的共同点来解决问题。ACM 就是如此,出题者也黔驴技穷了。只要你肯刷,绝大多数的题目都可以用已知的解体方法来解决,难题只是在此基础上加以复合。

然而关键不在这里,ACM 最大的问题是给 zero-basis 的小白带来了不少坏习惯,特别是老师为了讲课速度把程序语言变成了纯粹的语法教学。导致变量就是 abcdeixy ,备注几乎没有,用来排除故障的 log 也几乎没有,调试几乎靠眼睛,想要在上面改,没门。

所以既然这样的话就失去其意义了。

所以如此的话,倒不如做项目。

节约下来的时间,还可以玩,看书看番,说不定还可以找妹子。鬼才要去你那什么破社团呢,边上 M记/星巴克 茶话会开起来,比社团活动什么有意思多了。